亚洲城

24小时服务热线:028-66998929
我要读: 我要去: 英国教育 美国教育 澳大利亚教育 日本教育 西班牙教育 荷兰教育 意大利教育 我要找: 留学院校 教育成功案例
核心业务: 出国留学 海外冬夏零营 海外游学 签证代办 其它业务

当前位置: 亚洲城 > 按国家分类 > 日本教育 >

亚洲城:科学家会给孩子读什么书?强烈推荐12位

来源:未知 2018-10-26

  亚洲城睡前故事可以激发孩子对科学一生的热爱。《自然》的编辑在书堆和记忆里翻翻拣拣,为你甄选出了他们最爱的新书和经典老书。

  在我和家人的假期读物中,《乔治开启宇宙的秘密钥匙》(Georges Secret Key to the Universe)是我两个女儿(一个5岁一个8岁)的最爱。理论物理学家斯蒂芬·霍金和他的作家女儿露西·霍金写了一本关于男孩乔治和他的物理学家邻居的故事。这个物理学家有一台强大的电脑,叫做Cosmos。这个故事抓住了孩子们的眼球。在我给她们念这本书的那一周里她们完全入迷了,她们甚至愿意为了这本书而放弃游泳。我简直惊呆了,以前从没有给她们读过物理书。

  超级电脑Cosmos可以在宇宙的任何地方打开一扇门。因为有幽默的插图和高像素的天体照片(包括银河系和一些行星等天体),乔治和Cosmos的冒险故事非常引人入胜。跟随着乔治,我们可以学到关于太阳系、恒星的诞生和死亡,以及黑洞的知识。这些知识中有些比小说还精彩。这就是为什么我的女儿们热爱这本书的原因:它写的是生活而不仅仅是物理。乔治和我们一起探索世界。现在我5岁大的女儿想成为宇航员了。我的目的达到了。

  今年春天,我的8岁女儿Sophia要写一篇传记交作业。她想找一位仍然在世且卓有成就的女性做传记的主人公。在公共图书馆里,我们发现了Jim Ottaviani 和 Maris Wicks合著的《灵长动物的科学:无畏的珍·古道尔、戴安·弗西和蓓鲁特•高而迪卡》(Primates: The Fearless Science of Jane Goodall, Dian Fossey, and Biruté Galdikas)。这本书讲述了灵长类学家珍·古德尔(研究黑猩猩)、戴安·弗西(研究山地大猩猩)、蓓鲁特·高尔迪卡(研究红毛猩猩)的人生经历和研究发现。Sophia决定写高尔迪卡,因为高尔迪卡的生平最吸引她;而且她热切地想要写一位班里同学不知道的人物。

  对于这个讲述三人生平的故事而言,绘本小说最合适:它简明扼要地传达了大量信息,而这点光靠文字是难以做到的。它展现出野外工作的刺激之处,也没有把女性科学家面临的挑战或者阻碍一笔带过。Ottaviani抓人眼球的叙事风格和Wicks引人入胜的插图把读者带到了3名女科学家在丛林和大山里开展突破性研究的现场。如果你周围有小小动物学家或对生命感到好奇的年轻读者,我们极力推荐这本书。

  牢牢扎根在你头脑里的是你在童年时期读到的最古怪的东西。对我而言,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套20世纪60年代的书籍,作者是纽约的一对夫妇Leonora 和 Arthur Hornblow。他们在书中讲述有趣的知识供读者品鉴、回忆和分享,让小读者可以停下来仔细思考周遭的生命。你知道吗?有些蚂蚁会在地下巢穴里种真菌。奇怪吧!蜜蜂幼虫假如被持续喂食蜂王浆的话,会发育成蜂后。每一种动物都用一个简洁精炼的章节讲述,但里面包含着大量不可思议的知识。

  其中,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昆虫会做最奇怪的事》这本书。不同于关于鱼类、鸟类和其他动物的同类作品,这本书谈及的所有生物几乎都很容易在后院里找到。这是个很好的切入点,也鼓励读者在泥土里进一步挖掘和探索。Michael K. Frith绘制的插图令人感到欢欣温暖,至今还可以让我联想起那些聆听蟋蟀鸣叫、拍打蚊子、自忖是否真的能像书中写的那样抓到足够多的萤火虫来照我看书的夏夜。

  Keith Robertson所著的《小亨利的研究公司》是我孩提时读到的第一本主角想在长大后成为科学家的书。(《自然》的读者会明白,这样的书籍至今依然很稀缺。)

  Robertson笔下的主人公是一对外交官夫妇的儿子,他被送到新泽西州普林斯顿市郊的叔叔家里过暑假。受到附近的研发公司(如贝尔实验室)的启发,他和一个住在马路对面的名叫Midge的女孩联手创建了自己的科研公司。Midge的父亲是位化学家,这在科幻小说里常见,但在儿童文学里却不常见。

  这本书很滑稽也很感人。有点遗憾的是,它略带有20世纪50年代后期厌恶女性的偏见。这本书印刻在了我的脑海里。我也强烈推荐1963年出版的续集Henry Reed’s Journey(《亨利·里德的旅途》)。该书讲述的是,在Midge的父亲参加了一个会议后, Midge一家和Henry从洛杉矶回到普林斯顿的旅途。他们没有取道州际高速公路,因为那时候州际高速公路还不存在。

  在我儿子大约6岁时,我读了《小亨利的研究公司》给他听。尽管他没有成为科学家(在他念小学时,他的科学家之梦破灭了),他还是很喜欢这本书;这本书向他展示了未来的种种可能性。

  推荐人:Nathalie Le Bot ,《自然》生物学高级编辑。她的孩子Laura Mata Le Bot 是一名喜爱科学、舞蹈和实验性烘焙的14岁学生。

  工人阶级妇女玛丽·安宁(Mary Anning)从孩提时代起就在英格兰的莱姆里杰斯搜寻化石。她研究并出售了大型海生爬行动物的遗骸,其中的许多都属于科学史上的首次发现。受到安宁的启发,Tracy Chevalier创作的长篇小说《与化石打交道的女孩》(Remarkable Creatures)描述了她的发现如何引来诸如地质学家查尔斯·莱尔(Charles Lyell)、博物学家乔治·居维叶(Georges Cuvier)等著名科学家关注的故事。安宁最终为物种灭绝理论做出贡献,说明物种灭绝理论是地球史中一个重要的篇章。

  我们爱读安宁在西班牙Aviados山脉中搜寻化石的故事,我们热切地想要了解她的生平。这本励志读物说明,就算时运不济,任何人都能做科学研究。在科学被男性主导的19世纪,Chevalier描绘了安宁和她自学成才的朋友伊丽莎白·菲尔波特(Elizabeth Philpot)力争科学界认可的经历。她准确传递科学知识的方式肯定会吸引那些可能不愿意阅读学术论文的年轻读者。Chevalier幻想了安宁、菲尔波特与其他历史人物之间的关系,但这不正是讲故事的人的特权吗?《与化石打交道的女孩》让我们渴望重寻莱姆里杰斯的化石发现之旅。

  4岁的Ella喜欢玩泥巴,喜欢翻开石头找下面的小虫子。《你的窗外:第一本自然之书》(Outside Your Window: A First Book of Nature)正适合她。Mark Hearld绘制的美丽插图和Nicola Davies撰写的文字让读者踏上了一段如梦似幻的旅程,让读者穿越了四季,体味了融化的冰凌和令人昏睡的夏日之音,感受了采摘浆果的季节和慵懒的冬天。

  鲜艳的书页上点缀着诗歌,完美地捕捉了发现时的惊叹之感。作者对动物的观察细致入微。蜥蜴“像思想一样快/一会在那儿,一会儿又不见了”。一匹奔马让人战栗,但在你喂它胡萝卜的时候,“它的黑眸是静谧的,它的鼻子是丝滑的,比你的脸颊更加柔软”。

  奇妙科学课也适时出现。比如,彩虹是如何出现的,真菌的生命周期为何。书中还给了一些活动建议(“在你的小窝里要做的事情:1.坐下来思考;2.注意周遭的东西,譬如泥土的气味或者甲虫们的动静。”)书里甚至有小鸟蛋糕的食谱和堆肥的配方。这本书是一件艺术品,它能让Ella从始至终专心致志。它也提醒我,即便身在阴沉的伦敦,我也应该休息一下去看看室外的天地。

  读书时,我最要好的一位朋友最喜欢的书是汉斯·马格努斯·恩岑斯贝格尔(Hans Magnus Enzensberger)的《罗伯特与数字魔鬼》(The Number Devil: A Mathematical Adventure),她对这本书的热忱也让我满怀好奇地开始阅读。在书中,特普罗泰克尔——一个魅力十足的魔鬼——造访了12岁少年罗伯特的梦境,向他介绍了数学的魔力世界。从素数(魔鬼称之为“首席女歌手”)、“呼啦数”(阶乘)到数学证明的概念,恩岑斯贝格尔笔下的种种描写极具想象力。不久,每当数学课变得沉闷时,我发现自己也开始在三角阵列与斐波那契数之间的古怪关联中神游。

  快进到15年后,我的那位好友已经获得数学博士学位,她刚刚放弃了一份高薪的咨询工作,选择从事数学教育。假如你问我,我会说她的这一决定和恩岑斯贝格尔的书之间至少存在着一种潜意识的关联。我的好友能用最多彩的图画来诠释她那些令人难以置信的抽象的代数拓扑学研究。无论如何,她让我坚定地相信,每个人都能理解数学,只要有一位数字魔鬼来给他启蒙。

  Emily Gravett是一位擅长绘制细腻而幽默的水彩画的大师。她的标志性技巧在2011年出版的《奇怪的蛋》(The Odd Egg)和2008年出版的《魔咒》(Spells)中已有所流露,在《兔子的12个烦》(The Rabbit Problem)中则体现得淋漓尽致。这本书是一本人造日历,使用了斐波那契本人在他的算术学经典——1202年的《计算之书》(Liber Abaci)中的例子来阐释斐波那契数列。在斐波那契定理中,数列中的下一个数由之前的两项相加而得(1,1,2,3,5,8,13,21,34,55,89,144……)。我8岁大的孩子就能轻松应付这些加法。

  从田地里的一对兔子开始,Gravett演算了一年后会有多少只兔子(前提是“没有一只兔子可以离开田地”)。这本书以月为单位探讨了兔子的种群问题,比如“饥饿的兔子”(解决方法:多种胡萝卜)和“挨冻的兔子”(织件毛衣)。到最后,作者使用了对开的立体书页展示了12月里144对兔子戏剧性地逃脱的结局。书中有一些有趣的插页,譬如(被咬了一半的)胡萝卜食谱和野兔们的报刊文章,它们适合给低龄幼童看。

  Jill Barklem的《野蔷薇村的故事》(A Year in Brambly Hedge)丛书描绘了一群老鼠历经英国四季变换的生活。从冬季篇中的雪球,到春季篇里的惊喜野餐,再到夏季篇里的河畔婚礼,这些居住在灌木丛里的小老鼠用花蕾、花朵、浆果和冰块装饰派对,并在派对中度过春夏秋冬。在整部书中,它们采摘和储存来自大自然的馈赠,将这些食材做成迷你馅饼、糕点、果冻和乳酒冻。当我的小儿子Josh表示想为他的5岁生日举办一次野蔷薇村主题派对,并要一顶用花楸做装饰的草帽时,我还感到有点儿惊喜。

  Barklem的四联故事表面上看起来描写了戴贝雷帽的老鼠们的欢庆活动,但它并不矫揉造作,它达到了更深刻的、让人共鸣的高度。她的精致绘本仿佛一首首赞美诗,歌颂了观察自然世界、与大自然沟通、置身于自然之中的喜悦,读起来犹如旅行作家Robert MacFarlane或者环境历史学家Oliver Rackham的作品。我的小儿子喜欢在我们一起读的时候指出某棵树如何结果,在前一本书里这棵树如何开花,或者向我保证我们也可以在风铃草下打盹。这就是我们读这本书的经历。

  雷尼·马尔登是名12岁大的孤儿,他发现了报纸上的一则广告,广告邀请儿童参加一系列离奇古怪的测试,于是他应征了。通过测试后,他和其他3名天赋异秉的儿童一起受聘为亲切却又古怪的尼古拉斯·本尼迪克特服务。本尼迪克特正在调查“天赋儿童学习机构” 的邪恶行径,这是本尼迪克特的邪恶双胞胎兄弟莱德罗珀萨·科腾运营的一所学校。雷尼与同伴们要混进这所学校,查出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如果不考虑书中所有人物的古怪性格,以及原汁原味的科学和逻辑学内容,有人会把《神秘的本尼迪克特协会》当成是少年间谍小说(亚瑟·兰塞姆的《燕子号与亚马逊号》(1930)的都市版)而不屑一顾。在一项测试中,小孩子们被要求穿过一片铺着瓷砖的地面,但不能踩到任何正方形上面。只有雷尼轻松完成任务,他踩的瓷砖都是矩形的。

  就像所有最佳儿童读物一样,这本书也是老式风格的:对孩子绝不糊弄了事。这本书是一个系列丛书的第一部。其中一本叫做《天才神秘会社之囚徒困境》(The Mysterious Benedict Society and the Prisoners Dilemma)。我没有瞎编这个名字哦。

  假如你告诉10岁时的我,《没有脊梁的动物:无脊椎动物导论》(Animals Without Backbones: An Introduction to the Invertebrates)是一本经典的生物学教材,我就永远不会打开看。总之我艰难地读完了这本书。我是在老爸的书橱深处发现它的。这本几十年前出版的旧书的侧边已经磨烂,黑白封面好像随时都会掉下来。这本书是一条纽带,带我通往我的科学家父亲的世界,以及他每天忙碌的工作。(其实他是一位化学家啦,但年少的我根本不懂。)

  这本书使我能大致了解奇异的无脊椎动物世界,这个世界就和我的那本充斥着巫师和基因强化步兵的《公元2000年》漫画书里的世界一样神奇。书里的图片看起来是手绘的,展示了生物的外在特征以及内部结构。我仔细研究了这本书,并且在我的素描本上,在侠盗骑兵和特警判官的涂鸦边复制了那些插图(尤其是令人目瞪口呆的水螅示意图)。《公元2000年》刊登了我的某一幅涂鸦,但无脊椎动物真实而隐秘的世界的奇妙故事才是激发我想象力的线

  我在北美洲的“荒蛮之地”里长大,与熊、鹿和响尾蛇有过近距离接触。我还读过众多小说里的虚构动物角色,包括比阿特丽克斯·波特(Beatrix Potter)于1904年发表的《两只坏老鼠的故事》(The Tale of Two Bad Mice),还有吉卜林(Rudyard Kipling)于1902年发表的《独来独往的猫》(The Cat that Walked by Himself)。休·洛夫廷(Hugh Lofting)的“怪医杜立德”系列丛书巧妙地糅合了波特和吉卜林的风格,他运用实证的方法开启了另一个宇宙。在这个宇宙中,野兽们虽然行为举止依然还是动物,但却能够进行理性的交流。我最喜欢的一本就是1928年出版的《杜立德医生在月球》(Doctor Dolittle in the Moon)。在这本书中,杜立德医生这位通晓各个物种语言的角色将他的研究推到了另一个高度。

  杜立德医生的月球之旅是博物学家的梦想,巨型蛾子和能释放氧气的巨型花朵分别充当了太空飞船和生命维持装置。他和调查小队从湿地上的家中出发,遨游了月球,挖掘出了关于月球的形成、微重力的影响,以及月球上数量庞大的奇特生物的寿命的种种数据。最让人欢喜的情节大概就是杜立德医生与一种会说话的藤蔓的邂逅。这种健谈的藤蔓靠生态合作为生。尽管我那时并不清楚这种设定的意义,但洛夫廷天马行空的想象其实已偶然触及了如今植物学中最迷人的问题。


在线客服
尊敬的客户您好,欢迎光临本公司网站!我是今天的在线值班客服,点击“开始交谈”即可与我对话。
<--百度分享代码-->